鸿飞网创 鸿飞杂烩 轻易解除的武装和滚滚而下的泪水

轻易解除的武装和滚滚而下的泪水

该死的,他太强了。我又跳起来站起来,呼吸急促,皮肤被汗水浸透。雷强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疲惫的迹象,甚至花了点时间对我的疲惫津津乐道,露出冷笑。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就站不了多久了。”怎么了,王子?多年来扮演妈妈的角色让你失去了健康吗?” 雷强用左手捻了捻剑柄,”你现在的记录并不怎么好,三年前被一个十五岁的男孩轻易解除了武装。”

“父亲,求求你了! 就让他们走吧!” 洪鹏哀求道,泪水滚滚而下,他用右臂撑起了自己。”我愿意跟你回去,只要你答应放过他们!”

雷强对洪鹏的话咬牙切齿。”我早就应该带你回去,在你遇到那小子之前。” 他又打了个响指,剩下的人围住了洪鹏,抓住了他。即使受了这么多伤,洪鹏也开始对这群人进行激烈的挣扎。雷强向洪鹏打了个手势。樊胜美点了点头,表示服从。

他从口袋里掏出针头和注射器,来到洪鹏身后,洪鹏没有意识到他的接近。雷强微笑着看着樊胜美将针头刺入洪鹏裸露的肩膀。”这只是一个小挫折,几个星期后你会记得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的命运。” 当洪鹏慢慢停止抵抗时,注射的效果立即开始显现,他的眼皮耷拉下来,头向前倾倒。

妈的,我不能让他带走洪鹏! 我把目光投向周围,寻找任何我可以用来分散注意力的东西。走廊上的装饰相对贫乏,但我在雷强附近的墙上找到了我的答案–另一块报警板。我掏出我的枪,把它切换到眩晕状态,并扣动了扳机。雷强躲过了这一枪,他的表情很有趣,直到警报系统开始在大楼里响起。

“封锁启动,所有人员必须保持其位置……”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庄园,门现在开始关闭并自动上锁。

雷强震惊的表情被愤怒所取代,”你做了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有点缺电,就这样。”我得意地说。”我不能让你和你的伙伴在这里跟洪鹏跑了。”

雷强呲牙咧嘴地吼道:”还有时间!去把他们带出来!”。去把他们带离这里!”

那群士兵很快就听话了,开始带着范和洪鹏冲向走廊。我再次挥舞着我的剑,向前冲去。我被雷强拦住了,拉起我的刀,挡住了他对我的攻击。

“你哪儿也别想去,王子,”雷强咆哮道,”现在是时候履行我30多年前的承诺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