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D229序列三-我的十二位女友-华翠黛的故事

序列三

[短篇-五之三]

『是的,故事总有转换的位置,那是跳入下个章节的节奏,也是一种考验。』

那个惊人的章节,来自一个同样痴迷于童话的女孩,她把她自己想像成公主而试图迎接她的白马王子。一个奇妙但疯狂的故事,随着这位公主的护驾出现而变得残酷且失焦。

华翠黛眼见着一场暴力冲突在课堂上演着,这不是莫名的恶作剧,倒是如同找上门的麻烦从天而降。

「你不是对我有意思吗?」

「这只是你的幻想而已。」

剧中的女主角挑起高昂的斗志想尽办法要取得剧中的男主角的一丝承诺,就算有一名虎背熊腰的护卫在女主角身旁撑腰,看的周围的观众心惊胆跳的。这是在课堂授课结束后不出几分钟的事情,就像抓准了所有人即将准备离场,主事者的教授也才刚前脚跨出教室,后脚闹事者就扯着嗓门闯了进来。

有些学生不安好心的聚众围观,有些学生则是竖起他们的麻烦雷达,希望能在事情扩大前提早离开。

华翠黛则是起身换了一个位置,不是那种好事者的心里,而是一方面感到惊恐,一方面觉得惊奇,她顺手的拿起小笔记本书写下那场冲突在她的观察与纪录之下。

女主角显然频繁与男主角周曜丞有着联络,从双方的互动上看来并非毫无交集,不过周曜丞很冷静的面对这怒气冲冲的女主角,对这一位敢爱敢恨的女主角,在校园内相当知名的她拥有着一句“女王”的别称,而她的护花团使者更如同护卫队一般,从纯然的爱慕到一种被需求的渴望,这群护卫队有的是服从,有的是以享乐为快活。

女王正如其名,本身拥有的天生丽质与领袖的驾驭魅力,以及她的天性使然,让她对于掌控男性得心应手。

没有被这股魔力掌控的周曜丞,受到不少同情与惊讶的眼光注目,至少他没有回头对这些观众聊表谢意,这场宛如情场斗竞赛又或者是被逼上决斗场的弱势者,人们似乎在期待着暴力与恐惧的上演。

华翠黛笔记着那种扣人心弦的怒吼与对峙,至少在这一刻,眼前的女王退去一身的尊荣,留下的是内在的霸道与掌控欲。

「说!为什么你要拒绝我?」

「你不是我在找的那女孩。」

「那你的确是在找某个人?」

「这带给你困扰吗?因为你不是那个女孩吗?」

「你太让我失望了,能被我看上是你的福气才是!」

这整件事情看来就像是某人的情绪失控一时恼怒下的乖僻暴走,被女王眼神指示下,护卫队进一步要替女王讨回一点公道。

这时的周曜丞回过头,他在寻找某个视线,而华翠黛与他的眼神对上了。华翠黛是惊讶与恐惧,恐惧那坏事即将发生在男主角的身上,但周曜丞只是笑着,对着众人所不知,只有华翠黛一人注视,那一道浅白且残酷的微笑。

华翠黛无法叙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切都来得太快,那身手之矫捷几乎出乎众人之预料,同时众人一鼓作气涌上前,让现场状况更加混乱,在哀嚎声与大叫声中,所有人又像激流一般朝着最近的出口狂奔而去。

没人想逗留在原地等待惨剧找上门。华翠黛受到数人逃跑的撞击,感觉也该随着群众退场免得惹上某些不必要的麻烦。她跑出了教室,完全把这场暴动抛诸脑后,直到始作俑者之一的男主角周曜丞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感觉到大事不妙。

那是副不明究以,对华翠黛无声且敌意什高的怒视,就如同被害者瞪着加害者一般的无名火,但是华翠黛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许是他被打了而意识不清?还是说在发生那些事前的对视究竟出了什么差错,让周曜丞找上了她。

她感觉到相当的害怕。

「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痾,一个被麻烦找上门的人。」

大笑,笑到骨子里的狂笑。在华翠黛的面前,这名原本狂气爆发的男子笑得有如稀哩哗啦狂下的骤雨,从愤怒到狂笑,直到他笑到出泪为止,华翠黛只是愣在原地搞不清楚状况。这四下皆无其他人,冷清的只有他们两人在演着一出不明就里的大戏。

「我看过你写的故事,你需要的是更多的爆发力!」

「什么?」

「我有一个很精彩的故事可以给你。我会连络你的。」

在那一刻,华翠黛觉得这名男子好陌生,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不是她曾经谈论到的那个男孩,也不是那些流言蜚语之中诞生的一位白马王子,而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古怪份子。

但是他所言的一个故事,却拥有了十足的说服力,毕竟他从那样进逼而至的暴力当中看似无事的脱身,这时华翠黛才注意到这男孩手中握着一把特殊设计的短刀,沾着血渗着恐惧与折磨。

接下来周曜丞消失在这课堂上,虽然学生们偶然还会在校园中偶然的看到他的一面,但目睹且熟知这故事的人不是不敢多言,要不就是视若无睹般的穿过这名幽灵。这幽灵变了样子,仍然在这座校园内徘徊着。

不过他的故事也成了一则灵异故事,伴随着在下课后溅血的斑斑足迹。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首发于鲍红娘

>>> RGD229序列三-我的十二位女友-华翠黛的故事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