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网创 鸿飞影视 [东京苍穹下]豆瓣影评剧情解析观后感悟:牢狱比社会自由

[东京苍穹下]豆瓣影评剧情解析观后感悟:牢狱比社会自由

《东京苍穹下》(Under The Open Sky)【牢狱比社会自由。】

《东京苍穹下》教我想起我的 all-time favourite《月黑高飞》(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中,Morgan Freeman 说的「institutionalisation」(体制化)。

在电影中,我观察到的所谓体制化有三种:来自监狱、黑邦集团和社会。第一种,电影阐述的篇幅不多。影片一开始,役所广司便准备出狱,我们未能完全得知他在监狱内的情况和变化;但面对狱卒时,他的神态语气明显装模作样,有种「玩嘢」的感觉,像在透露他对环境现况的不满。跟《月黑高飞》中早被监狱磨蚀了棱角的 Morgan Freeman 不同,役所广司似乎对监狱这个制度仍有丝毫的反抗意识。

役所广司出狱后,我们开始了解到他的背景,得知他是个黑邦小混混。他本性不坏,忠肝义胆,在街上看到有人乱抛垃圾,目击有恶霸欺凌平民,便会拔刀相助、不平则鸣,只可惜有勇无谋,爱以武力解决问题,不免招惹麻烦上身。他当年被判入狱,也是为了保护同伴,舍己护人,才不惜误刹敌对帮派的成员。黑邦是个阶级分明的集团,固然也是个体制。如是者,从小加入黑邦的役所广司,就被植根了这种两脇插刀的精神,任何事都以义气行先。

可是,当出狱后的役所广司发现,挺身而出反会遭到恶言相向,昔日辉煌的黑邦岁月已风光不再,他才惊觉曾经拥护的体制会剥落瓦解,然后进入第三种体制 — — 社会,也似乎是最恐怖的体制。要融入这种体制,你先要洗刷掉自己过往的身份,以免过去的污秽会为你的人生贴上惹人侧目的标签;

你要对不公不义的事忍气吞声,担当沉默的帮凶,甚至要随波逐流,找个对象耻笑一番,因为免于被歧视的方法,就是率先歧视别人。行走江湖,素来义慎填膺,人人都劝他忍耐下、收点火,别再横冲直撞;如今,怒气抑压了,愤慨消逝了,社会仍是欺善怕恶,比失去自由的牢狱、比义气十足的黑邦,还要令人窒息痛苦。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电影开首时,何解役所广司在监狱中的 energy 如此高涨和 hyper。牢狱之中,被四面高墙围住,尚可有颗誓死不从的决心,不被制度蚕蚀磨平;重返牢狱之外,投入广阔无垠的世界,处处竟是禁绝声音行动的铁链,将灵魂闭锁、把自由幽禁。

电影的副线,是仲野太贺和长泽正美饰演的电视台编导,以猎奇心态追踪役所广司重投社会的心路历程,希望引来话题和收视。仲野太贺不认同长泽正美的手法,但碍于工作还是要紧守岗位,同样印证了另一种社会体制造就的冷漠和残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