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网创 鸿飞杂烩 30天歌单挑战:03 〈安平之光〉

30天歌单挑战:03 〈安平之光〉

1 (4)

30天歌单挑战:03 〈安平之光〉

我其实没有那么喜欢台北,尤其是台北的夏天。盆地里的盛夏潮湿、闷热、压迫、让人感到恶心,有连续好几年的暑假我总是在逃离这里,彷彿那打在地铁车厢与高楼内的炙热光线会侵蚀些什么,但我也说不上来。

我跳上往东海岸晃的火车,昏昏沉沉的经过无数山谷跟隧道,昏昏沉沉的晃进了花莲。那里有很多朋友跟我一样,可能是在出走某个地方,我们都觉得台北的阳光跟花莲的很不一样。

不久前一个定居花莲的朋友从火车站附近骑机车载我,我好喜欢那条从市区往她家的、宽敞的大马路,凉风吹过我们的耳朵和头发,在我们等交通号志变色的时候,我告诉她:「花莲的夏天和台北真的很不一样。」

「对啊,所以我才离不开这里。」她是那样笑着回答。 绿灯了,我们又一起穿过一条小巷,就像每年夏天我都跟着花莲一起晒伤。

夏天走的时候,我身上最明显的色差总是在手臂内侧,那个平常不会特意翻过来检视的地方。我有时候会想,台北是不是应该也有这样,要翻过来看的色差呢。

1 (4)

30天歌单挑战:04 〈关忆北〉

我经过很多人 也浪费很多人 但并不是非常肯定 也把你算进了很多人 或许你也算尽了很多人 我割伤了很多人 也割伤了自己 但你可能不是我割坏的地方 你是仅存的感动与感伤 可以再近一点,再进一点,再尽一点,一点点就好 不要说话、不要记得、不要问 也不要拥抱 再往前一步 你会受伤 我会碎掉 我没有爱过很多人 却碍了很多人 但我不知道该如何 继续爱你了

1 (5)

30天歌单挑战:05 〈摇滚纠察小队长〉

不久前在朋友家里随意点播着我的歌单,跟着熟悉的旋律哼哼唱唱,刷过电吉他和弦的声音与爵士鼓的重拍穿过整个客厅。 「你是不是都没有什么开心的音乐啊?」友人这样问我。我想了一下,在脑里跑过一遍那些平时会不断点开的专辑。 「对、好像没有,很久没有了。」我说,那时候正好在听伤心欲绝。好像在昏昏沉沉的半夜,灵魂也跟着台北流浪指南流浪去某个不存在的地方。

我想,没有快乐的音乐应该也不全然是因为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快乐的人,或是就象是许正泰在某次访谈里提到的:「你会觉得某些东西好听,他里面一定有个气质可以感动到人,但旋律好听不一定可以感动到人。」 人是因为好听才去听音乐的吗?记得他在那段影片里抛出了疑问,我想了想,就如同我的歌单里不全然都是「好听」的歌。

但我相信有些音乐是出口、是救赎,是跟着歌词用力喊出来就能丢掉一切的迷幻药,我不是因为好听才去听音乐的,是因为在做梦的途中想被拯救,而这个世界从来不会给你回答,我们却都还是偶尔想要伟大。

所以,把音量转大、震破心脏、喊破声带吧——我总觉得这样就能找到某个在天边的远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