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之华》

无疾的彼岸花《恶之华


引入介绍


青春期的男女

最纯粹的欲望

恶、性、妒忌与迷茫

交错出的是什么样的作品?

大家好,我是老王。

你们有遇过这种人​​吗?

表面上纯朴单纯,背地里却隐瞒着不为人知的恶意。

《恶之华》就是这样一部作品,青春期男女的妒忌与恶意,交织成的人性诗篇。


剧情概况


性格怯弱的主角春日高男一直暗恋着班上的人气女孩佐伯,某日放学后,不自禁的偷走了对方的运动服,却被班上的奇怪女孩仲村佐和看在眼里,必以此要胁春日与他订下契约,借此不断强迫春日做出一些怪异行为,与此同时,佐伯不同于表面的一面也逐渐呈现在佐伯眼前,三人交织出一段看似平凡,又扭曲交错的日常。

作为一个没看过原作的人,《恶之华》整体的画面给我的感觉是非常干净,整体色泽也十分饱满,但却用这样的画面装载着人性扭曲又阴暗的一面,加上仲村表里如一的言词表现方式,更让整部片在不断揭疮的过程中颠坡前行。

【孤独结伴的青春】

女主角玉城蒂娜在剧中的扭曲性格古怪表现十分吸睛,但在某些时刻又能发现玉城蒂娜无法把这扭曲的性格全貌呈现出来,导致有些场面的面部表现令人感到有点违和。

若春日不是那么懦弱,抱着拼命的决心反抗,或是佐伯的威胁更加具有说服力,令人绝望到无法反抗,那么整部作品的冲击力或是深度或许会更加广阔吧!


观后评析


或许对很多人来说,《恶之华》这样的作品不过是无病呻吟,但透过最纯粹的恶意交错,何尝又不是在面对自己心中,无可掩盖的丑陋,抖M男与S女的关系,也就此确立。

我十分喜爱两人在破坏完教室后携手漫步在无人街道的一幕,双方互无掩饰,托付着肮脏又疲惫的身躯,心灵却像是找到唯一的同类一般,露出了笑容。或许在那一刻,春日压抑多年的恶意才真正找到了宣泄口,正视了自己心中底层的恶意,而在日本这样一个高度压抑的社会,这样的恶意又怎么能被人认同与轻放呢?

曾经寂寞的二人诉说着到彼岸的话语,彼岸花象征着死亡与灾难,又代表着无疾而终的爱情,两人的彼岸又在哪里?是否就像是传说中的彼与岸一样,唯有相见,才能发现对方是千万轮回过后,真正能了解彼此寂寞的伴侣。

【伪善的火苗】

人活在世界上,无时无刻都在伪装。

读着看似深奥的书籍,卖弄着一知半解的学问,把最能够博取同情与好感的一面呈现于世人,将最不堪浑沌的一面深埋心底,在世俗的压抑下,谁又能真正呈现真实的自己?

因为孤独,春日才能对「幽灵杀人事件」如此有感触,周遭无人能够正视心里的的恶意,佐伯与仲村离他而去,常盘无形中,不就是春日慰藉自己,希望能够重回日常的替代品吗?

仲村的眼泪、佐伯的内在,两者都冲击着春日懦弱的身躯,无法走向彼岸的孤独折磨着三人的内心,或许佐伯是妒忌吧,妒忌着春日能更正视自己的内在,妒忌着仲村能够找到填补内在寂寞的另一半,更妒忌的,是能够释放自我恶意的两人关系。

仲村是反社会人格吗?

我想是的,且不只是仲村,我认为佐伯与春日同样是反社会人格者,只是仲村是显性表露,春日则是逐步走向,而佐伯则是将自己污秽的一面浅藏起来,不愿意让人看到。

恐怕让佐伯最过恶心的,就是被发现与他人不同,但她内在却清楚,自己与周遭有着本质上的差异,所以才会对放飞自我的两人感到厌恶与恶心吧!

彼岸是不存在的,对佐伯来说,妄想走向远方的两人是那么耀眼,即便满身泥泞,不受到世俗认同,但却找到了能共同走向彼岸的另一半,而自己却仍然深陷黑暗中。

如果我无法展翅翱翔,那春日与仲村凭何走向远方?

火焰如同想要将自己与春日一同烧毁一般的猛烈燃烧着,即便如此却还是无法动摇仲村的迁怒,谁才是最不甘心的那个呢?谁才是无法正视自己内在肮脏,却还想保有社会认同的那个呢?

暴力、软弱、性欲、贪婪,各种恶意交错的3人,彼此拉扯的3人,在Regal Lily空灵的声音与独特的曲风中交织出一次又一次的火花,但2个小时的时间确实太短,而主要角色的三人演技也稍显单薄,或许是角色的整体塑造太过强烈了,我总认为三人都无法驾驭,甚至想着如果是菅田将晖来饰演春日的角色,整体的张力是否会更加强烈呢?

波特莱尔的《恶之华》以颓废与性为材,其中不乏糜糜之语以及抑郁的字句,其中探讨的是人性最本质的恶意与欲望,而电影将其中对人性的虚假与恶意的用青春期的男女冲动且贪婪的欲望去做呈献,整体而言是一部有着深刻题材,却无法发挥其1/10本质精粹的作品。

不晓得大家有注意到吗?春日混乱的文字,全是因为仲村而生的,我无法得知这个角色是否本来就字迹潦草,但我更倾向于去相信,春日混乱的文字是与仲村相遇后,其内在挣扎挣扎后的痕迹。

我是老王,我们下次见。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首发于鲍红娘

>>> 《恶之华》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