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网创 鸿飞杂烩 精神像被打了一顿,拖进了泥潭

精神像被打了一顿,拖进了泥潭

“阿贵……” 肖兰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回头看我的妻子,她的眼睛很迷茫,”我会没事的。去陪陪我们的儿子吧,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人。”

我咽下了喉咙里的肿块,点了点头。在我站起来之前,我在她的头上简单地吻了一下,我承认我对思君所处的状态感到害怕。北极狐曾经说过一句话,那是什么?唯一比野兽更危险的是一只受伤的野兽?我怯生生地拉开窗帘,希望自己能坚强起来,不管眼前的场景是什么。

看到我心爱的孩子,每一个肢体都被柔软的束缚物铐在床栏杆上,我用尽一切办法才没有啜泣。他继续抽动他的手脚,虽然没有他一贯的力量。他与我对视,表情狂热。”他在哪里!?”他要求我,”告诉我他在哪里,该死的!”

“洪鹏不在这里,思君,”我轻轻地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在他旁边的床边坐下来。”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那我就去找他,让这个世界摆脱那该死的……!”。”

“思君!” 我打断了他的话,”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吧!你怎么能比雷启明好呢?你现在比雷强好到哪里去了,对你爱的人要求死亡和复仇?”

思君仍然沉默不语,只回了一个空洞的眼神。我等着看他是否会说什么,因为我也想到了另一个男孩,如果我对自己诚实的话,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看待洪鹏。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对我的家庭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特别是思君… 我把目光从我儿子的脸上移开,低头看着他被限制的双手。尽管我可能不应该这样做,但我还是解开了其中一个束缚,抓住了思君的手。不管洪鹏的真正动机是什么,我相信他与思君的友谊是真实的。现在冯雯已经失去了他。

我又抬起头对思君说:”哭吧,思君,没关系的。你今天失去了太多。”

听了我的话,他的手开始颤抖,紧接着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慢慢流下。他咬紧牙关,低下头,”为什么一定是洪鹏,爸爸?” 他问道,他的声音断断续续,充满了挫败感。当我把他拉近时,我感到自己的泪水也涌了出来。”这可能是任何人,为什么非得是他?”

那天晚上,我悄悄地溜出了我妻子和儿子被送进的房间,进行通宵观察。在过去18个小时的事件中,两人都已筋疲力尽,而我也得以偷偷溜出去,去找我的秘密约会对象。我宁愿不离开他们,感到有点内疚,但我需要知道从昨天下午开始到底发生了什么。

沿着电梯和医院的主要走廊走了一圈后,我来到了食堂。我拿起一杯咖啡来帮助我集中注意力,几乎没有注意到年轻收银员的慌乱表情。在空荡荡的食堂里,我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大桌旁那群面色阴沉的人,他们由北极狐、我的女儿和岳父岳母组成。除了狐狸,每个人的精神都像被打了一顿,被拖进了泥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