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网创 鸿飞杂烩 酸溜溜的放弃希望吧!

酸溜溜的放弃希望吧!

看到兰兰布满血丝的眼睛,只让我的焦虑更加严重。”什么……” 我开始了,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谈话。发生了什么?出错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完了。

这群人很安静,他们的眼睛不是盯着他们的饮料就是盯着桌子。有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主要是看向Lolidragon或Arctic Fox。Lolidragon是第一个说话的,”我不知道”。杨明嘲笑道:”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的房子已经被雷强派去绑架他的前妻和最小的孩子的衙内抹去了一部分! 我们发现我的侄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东南亚最有权势的黑社会继承人走得很近! 如果情况不能再糟糕的话……!” 杨明撇了撇嘴,他的情绪让他措手不及。

无论杨明想说什么,其余人都感受到了其严重性。洛里德龙扼腕叹息,兰兰把脸埋在手心里。”发生了什么事,杨明?” 我不情愿地问道。邪恶是那个回答的人。

“南宫紫已经死了。”

没有。

我感觉到我的下巴在动,但没有任何话离开我的嘴。我强迫自己去思考,但我的头脑无法思考。我试着去感觉什么,但一切都很麻木。整个食堂似乎变得如此超现实,因为邪恶的话语开始真正沉浸其中。桌子上的人仍然沉默不语,因为我现在也加入了他们缺席的目光中。

我有错吗?一个无赖的想法突破了精神上的静止,我杀了南宫紫吗?这个想法使我身体不适。对南宫紫毫无根据的嫉妒和怨恨的旧记忆涉及到王子,我对自己的厌恶使我的恶心感加剧了。我怎么能对这样一个忠诚的朋友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小兰知道你当年的楚楚可怜的心态,她会怎么看你?一想到我的妻子,我只想和她在一起,想得到她的力量。她被送进医院,你也有错吗?冯文呢?我开始感到头重脚轻,他们可能会遭受和南宫紫一样的命运……

“你认为这就是南宫紫希望被记住的方式吗?” 肖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打破了寂静。震惊之余,我转过头去,看到我的爱人被助手推着坐在轮椅上。肖兰在把轮椅停在桌子上时向这位年轻女士表示感谢,然后继续说:”通过放弃希望,把他的死亡归咎于自己?” 她问题的最后部分显然是针对我的。

“肖兰……” 我无力地说道。

虽然她看起来仍然很疲惫,但她的眼睛里有着多年前让我着迷的火焰。”怎么,你以为你可以在我不注意的情况下溜走,最亲爱的丈夫?” 她的嘴唇上出现了一丝狡猾的笑意,”我为人父母已经很久了,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在偷偷摸摸。” 兰兰的脸颊因她母亲的话而泛起了柔和的粉红色,引得我微微一笑。妈妈总是知道的,对吗?

杨明是第一个正确回答的人,尽管是酸溜溜的。”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希望,就不能放弃希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