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博客 鸿飞影视 《堕落天使》专业电影评价论观后感悟|剧情结局简介绍解析分析|意思含义

《堕落天使》专业电影评价论观后感悟|剧情结局简介绍解析分析|意思含义

堕落天使 (6)

「每天你都会和许多人擦肩而过,他们可能会成为你的朋友或是知己。所以我从来没有放弃和任何人擦肩而过的机会。有时候搞得自己头破血流….」

𝙆𝙄𝙇𝙇𝙀𝙍

1995年的《堕落天使》抹上世纪末前香港的妆容,电车穿越黑夜呼啸,狭窄公寓壁纸剥落,墙上时钟指针宛若恒长静止,刹手潜伏角落,向清冷着热闹的餐馆、堵局和理发厅,不论青红皂白飞溅鲜血。刹手的身手矫健,相貌却是模糊晃眼,双眸总为墨镜与浏海阴影遮蔽,在自由之境面前,立场与形象可以暧昧,彷若是回归前的香港,猎物当前无须迟疑,但决定投入哪个爱人的拥抱前,却总以各种借口逃避……。一如他内心所言:

「做这一行最大的好处是不用做决定,谁该死,时间,地点,别人早就决定好了。我是个很懒的人,我喜欢人家替我安排一切,所以我需要一个拍档。」

𝙎𝙃𝘼𝘿𝙊𝙒

拍档像刹手的影子,长发像黑影幢幢,身着豹纹点缀红唇,引诱着城市的痴贪出笼,柔声音调穿透电话那一头,让刹手从此不愁没工作。只是不像刹手的暧昧不决,拍档的猎物氤氲在烟蒂与酒瓶的气味之间,遗失的线索掉落在刹手刻意留下的字条里。当她循线抵达酒吧,故作姿态按下点唱机,沉溺声色的轰隆欢愉间,越是堕落越快乐,越是自满越是欣慰。即使刹手从未承诺过那份爱,拍档仍然可以单恋自慰,以自慰轻抚失恋,她说:

「有时,我会坐在他坐过的位子上,因为这样我好像感觉和他在一起。有些人是不适合太接近,知道得太多反而没有兴趣。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知道怎样可以让自己更快乐。」

堕落天使 (1)

𝘼𝙈𝙉𝙀𝙎𝙄𝘼

后来,刹手不想再过天天见红的生活,或许他想象国小同学被《南华日报》访问,想开一间日式料理餐厅,或许也就是在两年后,逃离即将回归面目全非的香港。一日,他在滂沱大雨的M字快餐店,遇见一头金发女人,浓妆脂粉、俗艳短裙、疯癫举止,既不西方现代,亦不东方典雅,彷若21世纪滤镜出走的女孩,没有姓名只有标签,世纪末的雨声正在狂响,举手投足看似不经意,实则步步为营渴盼被「LIKE」。她对刹手说:

「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染金色的头发?……我不想让人家那么快忘记我……你不记得我就算了。你喜欢我吗?……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喜欢我。」

𝙈𝙀𝙈𝙊𝙍𝙔

城市的另一端,每一个相似的破败街口,每一处幽微的暗夜转角,女孩的身影总是如此重叠,黑色长发的她在对着公用电话咆哮:抢我男人的金毛玲去死、把我的Johnny还回来,顿失语境地在失去爱的城市呼唤爱,遑论感情的忠贞在荒凉城市已是神话。她纠缠的幻影只要一顶假发就可以投射,她死命往那顶金色假发狂殴,管她是金毛玲,还是莫文蔚或林青霞、妮可基嫚或娜欧蜜华兹。1995年夏天,她去看了足球先生「Ruud Gullit」的比赛,她自白:

「我真的以为会有奇迹出现。Johnny好喜欢Gullit,我以为会碰到他。其实他怎么会来呢?他明天就结婚了。」

堕落天使 (2)
𝙀𝙓𝙋𝙄𝙍𝙀

男孩陪着女孩,向着每个可能的「金毛玲」复仇,不自觉却萌生了初恋。即便五岁的他移居香港,吃了凤梨罐头后便失语变哑,那台童年的冰淇淋车,仍永恒在他的心中驰骋。他在深夜任意「开店营业」,为路人送上冬瓜和冰淇淋,替猪猪按摩桑拿,陪女孩走遍每条重庆大街。恋爱的他也长了金毛,但女孩离开后他又变回黑毛,爱情像染剂一样不持久,像凤梨罐头一样会过期。从前的他不在意相遇或离别,现在他怀疑,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我不该随便打开别人的店,说来就来,就不来就不来。因为每个家店,都是有感情的,这个发现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决定改变自己。」

发表评论

鲁ICP备20220112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