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博客 鸿飞影视 《疯狂约会美丽都》怎么样好看吗讲了什么|评价观后感悟|剧情内容人物简介绍

《疯狂约会美丽都》怎么样好看吗讲了什么|评价观后感悟|剧情内容人物简介绍

疯狂约会美丽都 (1)

「你都没有什么要跟奶奶说吗?」

曾获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的法国电影《疯狂约会美丽都》,鲜奇古怪、趣味横生,描绘一名单车选手意外在比赛时失踪,祖母带着狗狗 Bruno 远渡重洋寻找真相,竟遇上电视节目中真实「老版」疯狂约会美丽都,四人一狗欲力抗法国黑手镋,救回祖母心爱的金孙。

导演Sylvain Chomet曾言明,电影参考法国传奇导演Jacques Tati(贾克大地)的经典之作《节日》、《胡洛先生的假期》(电影里更出现前者片段、后者海报),《疯狂约会美丽都》因此承袭其风格,不论是角色奇观的身体展演(甚至再推演极致),近乎无台词的情节推演,更重要的是对资本工业社会的质疑,沉重潜伏在场景、剧情甚至角色的肉身,令带黑色喜剧感的趣味动画,宛如见证当代的普世梦魇。

电影疑似从1920年代美式的爵士歌厅秀,自电视荧幕穿越至二战后的法国,随现代化的铁路与戴高乐总统口中疾呼关注的「运动竞技」。首先我们遇见,自祖母开启孙子的单车比赛特训时,孙子空有壮硕的腿肌,躯体却削瘦见骨,童年见单车发亮的双眼,也在机械式训练下变得空洞无神。功利挂帅吞噬灵魂,在狗狗 Bruno 的蒙太奇梦境里,更明确可见人的彻底异化,只剩身体像交通工具,仍在生活里飞快前行。

疯狂约会美丽都 (2)
《疯狂约会美丽都》里亦可见各式体态,因资本功利与消费社会「曲折歪斜」的模样。不仅孙子为竞赛练得毫不平均的肌肉,更有未避免主人过重、吃下剩余食物的肥胖狗,黑手镋则是「规格化」到像《黑客任务》的黑衣复制人,只是形状如工厂制品般方正整齐,服务黑手镋的的服务生,则是身体弹性如「鲁夫」,卑躬哈腰到仿若没有圭臬支撑,生活在美式文化熏陶的「佳丽村」居民,各自被汉堡喂得拥肿肥胀,连自由女神也体态放肆肥胖失控。

电影中亦是再延续Jacques Tati作品《我的舅舅》中,科技对现代生活的转变,例如:《我的舅舅》各式厨具、自动化车库,不但未让人们生活更便利,反倒造城人与人间的冰冷距离;《疯狂约会美丽都》里,从孙子童年时,火车玩具象征式地压伤狗狗 Bruno的尾巴,多年后当铁路已扩张到家门外,这个科技、都会与资本化的创伤,便会在每次轰隆驶过门外时,令Bruno畏惧吠吼。

《疯狂约会美丽都》更可见祖母以搅拌器、吸尘器帮孙子按摩腿部,甚至以割草机为他按摩背部,荒诞之余却呈现「人」已如「物」般,任由机械操弄调配。电影里,被黑手镋绑架,成为「赛车工具」的选手宛如赛马,甚至数度配上马的音效,受伤选手甚至沦落如断腿马,必须一命呜呼;黑手镋的下手造型则宛如老鼠,是替黑手镋制造「赛车工具」的鼠辈,片中还讽刺「米老鼠」一番。

疯狂约会美丽都 (3)
不过,《疯狂约会美丽都》并非对现代生活全然批判,由当年华老去的「疯狂约会美丽都」,带着报纸、吸尘器与冰箱,连同祖母的单车轮胎,一同上台演出乐音时,仍是才气纵横,而后的逃脱亦是靠单车达成;相对来说,当黑手镋乘着汽车,追刹祖母、疯狂约会美丽都及孙子等人时,却屡屡遭火车追撞、掉入轮船中被火焚烧,甚至连一辆婴儿车都能令汽车翻复,似乎验证「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善者获得救赎,恶者则自食恶果。

「我不想老死在新加坡 /
成天玩纸牌、吃点心 /
我想象疯狂约会美丽都一样疯狂」

片尾曲大为赞赏着「疯狂约会美丽都」,曾是歌舞秀头牌的她们,即使已经风光不再,居住于龙蛇混杂的旧公寓,倚靠着「爆」捕青蛙为生,深夜窝在电视前是唯一消遣,乍似与一般长者无差异;但她们却亦是唯一向穷苦无依的祖母伸出援手,甚至卯起老命救助孙子的人,一如《我的舅舅》中,将姪子从资本现代化家庭中救出的Mr. Hulot(正由Jacques Tati自己饰演)。

Mr. Hulot与姪子的真挚情谊,显然亦显现在《疯狂约会美丽都》的祖母与孙子中,他们或许曾成为资本社会的奴仆,劳役又囚禁彼此的人性,但救援旅程与「疯狂约会美丽都」令他们回归原初,结尾那句孙子的回答便是最好应证。看片商提供新闻指出,本片亦是导演的童年记忆,还说自爆:「个性超狂、能歌擅舞的疯狂约会美丽都,才最像我的祖母。」

疯狂约会美丽都 (5)
「你还是没有什么要跟奶奶说吗?电影结束了吗?」

「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发表评论

鲁ICP备20220112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