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飞网创 鸿飞杂烩 一个相当无效的保镖

一个相当无效的保镖

“对。那么谁先来?” 王子问道。

“不是你,这是肯定的。” 丑狼回答说:”我们这支队伍中最不需要死的人就是你,王子。这听起来可能很残酷,但我们需要一个可以为了任务而轻易牺牲的人。”

“那就把你也排除在外了,狼森。你毕竟是牧师。你在那里主要是为了得到妈妈的支持。” 我回答说,开始思考最佳人选。”西风也不会好。我是说他毕竟是我们的向导。失去他就等于失去了我们在这一点上对敌人的唯一优势。那就只剩下–”

“你。” 丑狼说完了。

我点了点头,”我基本上只是一个保镖–也是一个相当无效的保镖,因为我比西风要低20级,他是这里等级第二低的玩家。”

王子的表情显示他讨厌这个想法,想反驳,但却无法做到。相反,他走过来拥抱了我。”你确定吗,冯文?我们可以看看是否能得到另一个……”

“妈妈,拜托。你要相信我。” 我回答说,回敬王子对我的拥抱。”我毕竟赢得了冠军,不是吗?这总得算点什么吧。”

王子起初沉默不语,然后发出一声叹息,慢慢地从怀抱中抽身出来。当他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脸颊上时,他的眼睛显示出母亲的骄傲和担忧。”那是的。”

“虽然我不愿意在这里打破这感人的时刻,”西风插话说,”有人需要尽快爬上那个梯子!”

普林斯快速地瞪了一眼那个暴躁的人,然后回头对我说:”小心点,好吗?在你行动之前先想想。”

这就是釜底抽薪!”。”当然,我毕竟什么时候没有?”

“嗯……” 普林斯撇了撇嘴,显然是在脑子里想了一个例子。其他人似乎也都有一个所谓的例子,丑狼一脸了然的表情,西风试图压制住笑声的动作也失败了。这里唯一不是伪君子的是狼森。我恼怒地想。我不允许自己再成为笑话的主角,我走过西风,抓住了梯子的扶手。关于梯子,妈妈并不是在开玩笑。

当我向上攀登时,感觉到梯子的青铜梯级在我的体重下发出了声音。每当我把自己抬到另一个梯子上时,栏杆的呻吟声并没有让我对它感到不安。这东西太老了,似乎是个奇迹,它还没有因为我爬上去而断裂。

如果像狼森这样的人去尝试,会发生什么呢?幸好我不必长时间忍受它,因为它是一个相对较短的向地面的上升过程。我对未知的情况感到疲惫,我小心翼翼地把沙井往后推,沙井撞击小巷砖路的刮擦声对附近的敌人来说是最响亮的警报。

我小心翼翼地把头略微探过边缘,隧道里的黑暗有助于我在太阳城略微明亮的夜色中的视线。我没有看到附近有人……。注意到离我几米远的屋顶上有一个弓箭手,除了铁匠用品的大木箱和小巷里的垃圾桶,我没有看到其他东西。不过他不可能从这个距离看到我。

而且他的注意力似乎集中在更远的地方,我推测是朝着墙壁的方向。我认为这很安全,在把自己抬到巷子里之前,我把信息传回给了大家。不久之后,在丑狼高大的身躯下,洞里回荡着梯子的呻吟声,尽管声音大了许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